您現在的位置︰首頁 > 新聞中心 > 媒體聚焦 >

弘鼎娱乐

2018-05-08 09:22 作者︰xyf 瀏覽次

“聚天下英才而用之”高頻出現在各地主政者的人才“宣言”中,這場“搶人才”大戰,從東到西、從南到北燃起點點星火,呈現燎原之勢。

其中,西安最拼,甚至出現了“500余名戶籍民警誓師,要打贏人才人口爭奪戰”,拼到不少一線城市都感到了一絲顫抖。因而成就了一個很火的段子︰一小伙清明節去西安走親戚,在火車站被警察攔住,警察問︰“你是西安人嗎?”小伙︰“不是,我來走親戚的。”警察︰“帶回派出所,符合親友投靠落戶條件。”另外一小伙旅游,去西安火車站轉車,又被警察攔住,警察問︰“你什麼學歷?”小伙︰“本科。”警察手一揮︰“帶回派出所,辦學歷落戶,火車票錢報銷。”段子雖然調侃,卻折射出全國搶人大戰轟轟烈烈的程度。

“綠色通道”落戶、住房補貼奉上、創業資金支持、公共服務給力……搶人大戰中,這些舉措都成了“大路貨”,如何拿出“絕活兒”來吸引大賢才,還得向古代雄主取取經。
 

(1)“鄰國有聖人”,在對方未察之際就下手

秦穆公任用賢才,有史記載的就是從著名的“五大夫”百里奚開始的。百里奚流落楚國,卻被當做奸細被抓住。。楚人問他能干什麼?他說會養牛。于是就讓他養牛,結果他養的牛又肥又壯。楚成王听說了,覺得其飼牛之道與養馬相通,便讓百里奚為自己養馬。看來,非賢君是很難識大才的,如楚成王也就只有看到飼牛之道與養馬相通的眼光。楚成王就這樣與百里奚失之交臂。

秦穆公听說了百里奚之賢,便想用重金贖回。估計這是人的正常思維,但在千里馬常有而伯樂不常有的年代,秦穆公這樣做就等于是直接告訴人家百里奚是千里馬了。所幸秦穆公當

時的謀臣就說︰楚成王讓他養馬,是因為不知道他的才能,不如以逃跑之罪而贖之,當初管仲就是這樣從魯國脫身的。在古代,得賢人必也工于心計,每每若是。

于是,穆公就派人對楚國說︰秦國陪嫁的奴僕百里奚逃到了你們這里,想用五張黑羊皮贖回他。楚國一听,估計也沒上心,便爽快地答應了。等到知道百里奚之賢,只怕追悔莫及了。

如此波瀾不驚地就把大事辦了,正是雄主的功夫。
 

(2)“築黃金台”,創造“惟賢必重用”的口碑

燕昭王在燕國紛亂不斷之時即位,雖胸有雄略強國之志,而難有所為。而于窮困之時,禮賢下士、選賢任能,終使國強,燕國就是一個例子。

燕昭王問郭隗︰齊國乘我們內亂,而攻破燕國,我深知燕國國小力少,不足以報仇,“然誠得賢士以共國,以雪先王之恥,孤之願也。”先生如果你看到合適的人才,我一定親自服侍他。人雲“國亂則思良相”,此之謂也。

郭隗說︰“王必欲致士,先從隗始。況賢于隗者,豈遠千里哉!”這個重賢招士的辦法,其實是給天下賢能之人立了一個比較低的標桿,使其認為一個不怎麼樣的人都能得到重用,我比他強肯定比他更能受重用,不能不說此法簡單而又高妙。于是燕昭王為郭隗翻建府第,尊他為老師。同時,還在易水之旁,築起高台,積黃金于台上,以奉四方賢士,名曰招賢台,亦名黃金台。

燕王如此大動作以招賢,即以好士聞名而傳布遠近。這一招,便招來數位賢能。樂毅自魏往,劇辛自趙往,鄒衍自齊往。昭王奉樂毅為亞卿,開始了燕國由弱到強的劇變過程。
 

(3)量才錄用,絕不給外界“任人唯親”的印象

在用人策略上,劉邦更勝項羽不知幾籌。在大宴群臣時,劉邦就發表過一番著名的宏論。即《史記》載︰“夫運籌策帷帳之中,決勝于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。鎮國家,撫百姓,給饋餉,不絕糧道,吾不如蕭何。連百萬之軍,戰必勝,攻必取,吾不如韓信。此三者,皆人杰也,吾能用之,此吾之所以取天下者也。項羽有一範增而不能用,此其所以為我擒也。”

張良是劉邦的重要謀臣,原是韓國人,自韓被秦滅後,張良還在博浪沙襲擊過秦始皇以報韓仇。後來,機緣巧合,得了黃石公《太公兵法》,便習誦于心,完成了從一個勇士向謀士的人生角色轉變。及陳涉起兵,張良也糾聚人馬反秦,本想投奔景駒的,不料半道上遇到了劉邦。此時,劉邦還只是讓張良給他當管馬的官。可以說,張良最初也只是個“弼馬溫”。

而後,張良屢出奇謀大智,數救劉邦于水火,協助漢劉邦在楚漢戰爭中最終奪得天下,終被封為留侯。這說明劉邦量才為用的用人觀,是在結合實際靈活運用。面對蕭何等知根知底的人,可以及時根據其才能與功績而任用。但在面對如張良等半道加盟的人才,則有一個根據實踐檢驗再擢用的過程。對于劉邦來說,在你沒有顯出大才之前,他是不會把你放到高位的,但又不會輕易讓人才流失,頗有點為自己儲備人才的意思。要得高位,還得靠人才用真本事去獲取。

翻開《歷史大棋局——古代雄主用人評略》,引才用人的“錦囊”俯首可拾。總結起來,古人尤其是君主用大賢的,多重他人推薦、自己明察,或這兩種辦法組合使用。倘若君主不加詳察,他人薦賢往往就會私恩盛行,而致庸人塞路。但當面詳察,要求用人者本身就很賢明,有雄才大略。他們思考治理難題往往夜不能寐而求之于人,若所答能令己茅塞頓開就會引為高賢。歷史上,齊桓公之與管仲、秦穆公之與百里奚、秦孝公之與公孫鞅,都有所謂三天三夜長談的故事。但若為庸主,即便是賢才他也不鑒識,有賢能他也不善用,而賢才也會棄他而去。比如魯莊公之于管仲、魏惠王之于公孫鞅、項羽之于韓信、袁紹之于荀? /span>

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“聚天下英才而用之”的理念,指出︰“要把我們的事業發展好,就要聚天下英才而用之。要干一番大事業,就要有這種眼界、這種魄力、這種氣度。”人才難得,城市送出的各種“福利”只是基本的物質基礎,而真正能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的,還是識才的慧眼、愛才的誠意、用才的膽識、容才的雅量,以及一個城市的軟環境——人人渴望成才、人人努力成才、人人皆可成才、人人盡展其才的良好氛圍。